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乐清城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查看: 2545|回复: 1

张老汉和他一生的积蓄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10-18 17:4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快速分享:收藏到QQ书签转播到腾讯微博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到网易微博
广告
张老汉的气儿虽然咽了,但魂儿却盘亘在自家的屋顶之上,久久不忍离去,一阵阵无声的干嚎和呐喊,和着雨声和雷声一股脑的倾泻下来:“败家呀,兔崽子们!我的钱呀,糟蹋了!”
但任凭张老汉喊破喉咙,也没有人能听到魂儿的叫声,毕竟不在人间了,毕竟和儿孙们阴阳相隔了,但他们千不该万不该这么祸害我的钱呀,我哭着喊着攒的那俩钱,你们怎么就忍心糟蹋了呢;我日夜抱着的那捆钱呀,你们为什么不给我带上呢?
说起张老汉的那捆钱,攒的的确是不容易,那是他一生的积蓄,是他一分一毛积攒的;是他厚着脸皮和儿子要的;是他从牙缝里省的。
他虽然勤劳一生,活没少干,汗没少流,劲没少使,但早年种地根本就没存下什么钱,后来给儿子打工,人家供吃供喝,咋还好意思跟人家要钱呢,因此手头那俩钱都是逢年过节儿子赏的,每次给多少都要看儿子的心情和当年的收入,所以多少不一,有无不定。但无论多少,只要是钱一进张老汉的手,那就是进了茶壶的饺子,有进无出,但咋攒也没有多少,也不足以落成摞供他欣赏和把玩,因此张老汉总是羞愧的把那拿不出手的几个钱平平整整的放在内怀兜里,从不敢拿出来示人,脸上也总是摆出一副要穷死的样子。
他时常气愤的向霸占了他宅基地的老三要钱,老三则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自己的儿子,他死活不给钱,当爹的也没办法,只能是用嘴骂骂解解气罢了。
老大远在山东,虽然经济条件比老三强的多,但也谈不上富裕,最主要是,当年自己的父母留在老家,是老大两口子给伺候走的,所以他再跟老大要钱有点说不出口。
只有跟老儿子要钱是他最仗义的,但前几年,老儿子不是读硕士就是读博士,一通巴火把个书念个干干净净,书是念到头了,但要命的是念书耽误挣钱呀,那几年把个老小子苦的,自己老婆孩子都养不起,哪还有钱孝敬他呢,因此,那些年,张老汉虽然也渴望要钱,但始终没好意思张嘴,直到老儿子书念够了,孩子也拉巴大点了,张老汉才终于有了固定收入,老儿子每月都给他一千块钱,风雨无阻,有个病灾的还多给点,张老汉终于找到老保了,乐的简直合不拢嘴,尽管有了固定收入,但有进无出的毛病却有增无减,张老汉把钱看的比他命还重要,老伴活着的时候他不但一分钱都不给她,如果发现哪个儿孙给了老婆子一点钱,他也一定死磨硬泡的给要出来,老太太这个气呀,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受了一辈子气的老太太,到死也没尝到拿钱的乐趣,更别说花钱了。
老爷子也不花钱,豆腐只买两块,而且还要就着二两白酒,因此轮到老太太吃饭就只剩下汤了。老太太死后,老爷子也想开了,也大大的奢侈了,他最愿意吃楼下小店卖的狗不理包子,因此隔三差五也狠狠心给自己买三个包子解解馋,但从来都是三个,到死也没买过四个。
老了老了张老汉还学会臭美了,有一天竟然花一百块钱在地摊上给自己买了双大皮鞋,这是他有生以来买的最贵的一双鞋,早年穿鞋都是老伴给做,老伴上岁数做不了了才买鞋穿,买也用不着多少钱,懒汉鞋一双才几块钱,冬天的棉窝窝也没几个钱,皮鞋还是头回买,一辈子没穿过皮鞋也挺遗憾的,所以张老汉下了几次狠心,终于在临死前给自己买双皮鞋穿穿,但皮鞋买来,张老汉也没怎么舍得穿,主要是也不大出门,在屋里穿着个皮鞋也不得劲,因此总是把皮鞋高高的供在柜子顶上,以便随时观赏,因为岁数大了,他也时常为自己的后事做准备,他大方的告诉孙子,如果他死了,这个大皮鞋就留给孙子穿。但没想到,他使老大劲,内心做了好几回思想斗争才做出的决定,孙子却不屑一顾,只是浅浅的笑了一下,眼皮都没抬一下就走了。张老汉这个气呀:“这个兔崽子,简直拿豆包不当干粮”张老汉愤愤的在心里骂着。
吃也吃了,穿也穿了,张老汉再也不忍心祸害那比自己命还贵重的钱了,但钱的存放问题始终困扰着他,最初少的时候他放在内怀兜里,但随着数量的增加,内怀兜已经放不下了,他试图放在枕头里,也曾经缝在被子里,但随着钱数的逐渐增多,放哪都显得鼓鼓囊囊,非常容易让人发现,后来在银行工作的孙女婿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他存到银行里,不但不丢还有利息,张老汉经过反复斟酌,终于决定托孙女婿帮忙,把钱放到银行里去,孙女婿还挺好,痛痛快快的就答应帮他把钱存到银行里,张老汉千叮咛万嘱咐的把钱交到了孙女婿手里,第二天,孙女婿把一个小本子交到了张老汉手里,并告诉他,如果他要用钱,可以随时帮他支取。
钱拿走后,张老汉时常感到空唠唠的,那老些钱就换回这么个小本本,他简直不可思议,因此他时常惦记那钱是否还能如数要回来,想钱的日子真是折磨人那,他很难想象如果钱万一要不回来,他还怎么活下去,经过数日的煎熬,他终于决定拿回那些钱,放哪也不如自己拿着放心,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张老汉穿上自己心爱的大皮鞋,拿了家里一个最结实的破兜子,忐忐忑忑的赶到了银行,终于在孙女婿的帮助下把钱全部取了出来。抱着看一眼就心潮澎湃的钱,张老汉发誓,将来无论怎样,人在钱在,决不让钱再离开自己半步。
张老汉说到做到,从那一刻开始,这包钱就始终没有离开过张老汉,晚上放在脑袋底下当枕头,白天抱在胸口暖胃,在这包钱的温暖下,张老汉觉得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幸福。
钱就是命呀,张老汉深信这个道理,张老汉为此也付出了自己全部的心血,曾经有一次还为了保卫这包钱差点没让尿给憋死。
有一天,他抱着这包钱去老二的加工厂,刚进屋就觉得有泡尿要尿,由于屋里没有马桶,张老汉不得不到外面去上厕所,他一看屋里没人,就把钱放到了床上,反正他也不走远,在门口尿完尿就回来,因此他就放心大胆的把钱放到了老二床上,开门出去了,谁知刚一推开房门,就看见远远院子门开了,走进好几个来办事的人,张老汉赶紧折返身回到了屋里,一把拿起了放在床上的钱袋子,如释重负的喘了一口气,把钱紧紧的抱在了怀里,钱是保住了,但尿还没尿呢,张老汉来到了里屋,里屋有个尿桶,那是为了晚上方便的,管不了许多了,啥黑天白天的,张老汉把钱袋子放在缸盖上,就躲到门后开始方便了,可他刚把裤子解开,还没开始尿,儿媳妇突然开门进来了,并直奔他放钱袋子的缸盖走去,张老汉刹那间忘记了一切,奋力扑向了钱袋子,一把把钱袋子搂到了怀里,钱袋子是保住了,可他忘了刚刚解开的裤子,腰宽裤裆大的裤子竟然没羞没臊的秃鲁到了地上,把个皱皱巴巴的二弟明晃晃的晾在了光天化日之下,儿媳妇没好眼的剜了他一眼,气囊囊的开门出去了。
九十岁的张老汉对羞丑已经不那么看中了,再说儿媳妇也不是外人,平时拉到床上,尿到裤子里她也没少给收拾,因此张老汉丝毫也没感到有啥难为情,可正当他抱着钱喜滋滋的沉浸在幸福之中时,膀胱里的那泡尿却无论如何也憋不住了,顺着大腿花花的流了下来..........
张老汉走了,走的很匆忙,事先也没啥要死的迹象,就是早起上趟厕所,拉完屎想站起来的时候眼前一黑就栽到了地上,再也没能爬起来,刚才是生,现在就变成死了,原来生和死就这么简单。
没了阳气来了阴气,儿孙们在他倒地后都扑了上来,抻胳膊拉腿的把他弄到了床上,哭了一阵喊了一阵也没见他睁眼睛,再摸摸胳膊腿,硬蹶蹶的失去了活人的迹象,赶紧孙子抱头,儿子抱脚,儿媳妇端来一盆热水上上下下给抹了一遍,即没用沐浴露也没用洗发水,擦吧擦吧不带泥就行了,装老衣服早就预备好的,趁着身体还没凉透赶紧给穿上,这一大早上忙的,生生把一个九十岁的老头由人间送到了阴间,当然是他自己愿意去的,别人没有丝毫的强迫。
其实张老汉对这一天早有准备,只是走的太急了,没容他言语一声,别的我啥都不带,你们就把我那包钱给我带上就行了,可张老汉做梦也没想到,儿孙们除了那包钱,其余破鞋烂袜子的看都没看就都给他带了过来,因为他看见儿媳妇手上带着胶皮手套,嘴上捂着个大口罩,手里拎着个大铁锨,把他屋里那点破东西搓到外面的,然后陇上一把火给烧了,火着的最旺的时候,顺手把他那双大皮鞋给扔进了火堆,临了临了,还用消毒水把他那又骚又臭的房间给冲洗了一遍。儿媳妇唯一不感到厌烦的就是把他那包钱小心翼翼的抱了出来。
儿媳妇从他那厚厚的一包钱中大方的抽出一张,交给了孙子,并告诉他:“你爷最喜欢钱,多给他买点,尤其金砖、金**多整点,别跟你爷一样干啥事都那么小气。”
还别说,不大一会儿功夫,孙子就买回来了,张老汉眼巴巴的看着孙子到底能给他买多少金砖、金**,听说那玩意成贵了,活着的时候他死活也没舍得买,还是媳妇、孙子孝顺,知道他心里想啥。
可看了半天,他只见孙子从一个黑塑料袋子里到出一推刷了金色的纸壳子,然后儿媳妇喊来好几个妇女七手八脚的折吧了一顿,叠成了金砖、金**的形状。
哎呀妈呀你们糊弄谁呀,你们以为我死了就可以骗我呀,年年的3.15都白过了,这假货也太猖狂了,都从人间骗到阴间来了,不过儿媳妇还挺大方,也不怕费事,五六个人足足叠了一下午,光金砖就给他整了好几麻袋,***,这帮兔崽子们,孩子死了来奶了,早干什么去了,活着的时候跟你们要点啥都费劲,死了整这么些纸壳子来糊弄我,这玩意到那边能好使?张老汉真是打心眼里不相信。
行啊,既然儿孙们这么孝顺,拿着就拿着吧,好歹也比没有强,张老汉扛了一辈子的麻袋,还没扛过这么轻的麻袋呢,他一只手就拎了好几个。
拿了金砖、金**的张老汉还是没有走远的意思,因为他才看到儿媳妇从他那包钱里拿出一张,那其余的钱呢,咋还不快给我带上。
过了一会儿,儿子们都回来了,最远的老儿子也坐着飞机回来了:兔崽子们,活着的时候别说让你们回来,打个电话都费劲,人死了才想着回来,坐飞机多贵呀,活着的时候我腿脚不利索,到哪都费劲,死了这两条腿可松快了,想到哪到哪,十万八千里的我一眨吗眼睛就到了,这回我想看谁看谁去,而且还不要交通费!
儿子们都张罗着要给他买棺材去,其实要依张老汉,买那玩意干啥,挺贵的,活着的时候我也没住啥好房子,不也活这么大岁数,到那边我也不能奢侈,有个窝棚能遮风挡雨就行,再说你娘都去了一年了,我到她那将就将就,可千万别糟蹋钱了!
可活人不听死人的,几个儿子愣是给他挑了个老贵的棺材,张老汉又眼巴巴的看着儿媳妇从他那一大骡钱里足足抽出了一万块钱点给了棺材铺的老板,就那么几块破板子钉吧钉吧就要一万块钱,抢钱呀,张老汉简直怒不可遏。
行啊,花了就花了吧,活着的时候没住上大房子,死了也享受享受,要是能把你娘接来,我们俩住着也宽敞点。
墓地离家并不远,活着的时候张老汉都去了好几回了,一来,看看他娘,二来,他也想提前看看那边的风水咋样,阳光是否充足,别总像这边似的,老给我住个阴面,一年到头屋里进不来个阳光,夏天还行,冬天死冷死冷的,这回我可得挑个阳面住住。
老二顶完蛋了,送我走的时候咋叫来那老些人和雇来那老些车,我虽然老眼昏花但我估摸着光骄子就有四五十辆,人也有好几百号,凑热闹可以,可哪个车也不能让人家白跑啊,哎呀,我的祖宗们啊,我那钱可不能再抽了。
从停尸房到墓地没多远,屁大个功夫就到了,围着墓地转了一圈,车就要回走了,儿媳妇又从那包钱里抽出一摞递给了孙子,那败家孙子,点头哈腰、千恩万谢的一个司机就给了一张老头票,孙子每递一张,张老汉的心就哆嗦一下,一共哆嗦了五十下,真是比死还难受啊!
好容易把车打发走了,留下的人也连哭带嚎的把他埋到了土里,这帮兔崽子们眼泪还没干就去了饭店,进了饭店就狼吞虎咽的开造,仿佛吃冤家一般,酒席还没散张老汉的心就开始哆嗦了,因为他想吃完是不是还要他买单呀。
果然不出他所料,嚼着饭,儿媳妇就开始把他那包钱拿了出来,看都没看就给了孙子,孙子点吧点吧就交给了饭店老板,张老汉这个气这个悔呀,早知今日,我说啥每次也买四个包子,好歹也让自己吃个够呀,没想到自己省吃俭用,到了,便宜了这帮龟孙子。
酒足饭饱的人们渐渐的散去了,儿孙们忙活一天也累了,洗吧洗吧都睡了,可当了一天看客的张老汉说啥也不愿意走,他跺着脚的叫,跳着高的骂,为他积攒了一辈子的钱叫屈,为他节省了一辈子的人喊冤。
“败家啊,兔崽子们!钱啊——我一生的积蓄呀,你走的好痛快啊!”张老汉一步三回头的在通往黄泉的路上凄惨的呼喊着..........











专注于宁波专业的宁波www.ningbotuina.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4-8-20 21: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错,赞一个,继续努力啊












美白去印,一瓶搞定,袅颜活肤霜
http://naoyn.taobao.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Archiver|手机版|乐清城市网 ( 浙ICP备10047952号-3  

GMT+8, 2020-5-30 20:05 , Processed in 0.052850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