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乐清城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查看: 1184|回复: 1

[热点资讯] 乐清籍中国远征军李德明 埋骨滇西73载 今终寻得回家路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鲜花(3) 鸡蛋(0)
发表于 2017-7-13 08:5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快速分享:收藏到QQ书签转播到腾讯微博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新浪微博分享到网易微博
广告
本帖最后由 差不多,先生 于 2017-7-13 08:59 编辑

    QQ截图20170713084934.jpg

QQ截图20170713085001.jpg
乐公益志愿者送匾。
18781499875496078.jpg
    93岁的李亨友老人回忆堂叔李德明。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畔气壮山河的抗击,开启了全民族抗战的伟大序幕。随后,无数中华儿女走上战 场抗击日寇,浴血奋战。
    1942年5月,日军进占滇西,20多万中国远征军将士驰援滇西,来自乐清大荆的李德明就是其中一员。不幸的是,在1944年8月远征军进入全面反攻时,这位热血男儿英勇牺牲,从此长眠异乡。
    青山有幸埋忠骨,马革何须裹尸还。50多年后,云南省施甸县文物保护管理所工作人员下乡调研时,在当地酒房乡一户村民家发现了李德明的墓碑,上面清晰地记载:他是浙江省温州府乐清县大荆人氏,陆军第六军通讯兵营第一连上士班长,殁于民国三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
    为了让英魂早日回家,乐滇两地志愿者携手,开启了这场特殊的寻亲之旅。
    英魂长存:为国捐躯在异乡
    7月12日一早,大荆镇陈家山村,几位外来的年轻人打破了偏僻小村庄的宁静。
    年轻人捧着一块刻有“功在社稷”的牌匾,庄重地递到陈家山村李德明的后人手上。村里的老人们蹒跚地聚拢过来,打听李德明的事情。
    时隔70余年,跟李德明同龄的村民几乎都已去世。大多数村民们知道李德明,是因为最近微信朋友圈里的寻人消息。
    云南志愿者苏泽锦是最早将李德明信息传上网的人。她是云南施甸人,在当地文化站工作,从小听着滇西抗战故事长大,热衷研究滇西抗战文化,并奔走滇西各地收集这段历史资料。
    今年6月2日,苏泽锦将几名远征军烈士的信息上传网络,想替英雄们寻找家乡亲人,其中就有一名叫李德明的乐清籍烈士。
    “施甸境内,怒江东岸,有很多远征军将士的坟墓,当时情况危急,牺牲的将士大多由战友或当地村民就地草草掩埋,没有墓碑,没有留下身份信息。我们也找到了许多远征军将士的坟墓,有立碑的只有十余座,李德明就是其中一座。”苏泽锦在接受乐清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说,在上世纪90年代,施甸文管所工作人员下乡时,在酒房乡后寨村民小组梅子箐垭口的村民杨金福家发现了李德明的墓碑。
    据杨金福介绍,李德明的墓就在离他家不远处的一棵芭蕉树下。李德明去世那一年,杨金福的父亲才两三岁。杨家人知道这是一座烈士墓,祖孙三代先后守护着它,但后来因种种原因还是遭到了破坏。
    苏泽锦结合李德明牺牲的时间以及村民的讲述分析,李德明当时很可能受伤,从战 场上被送往后方施甸境内的医院救治,但在途中不治身亡,战友或村民(当地村民有去帮忙抬伤员)将他就地入土。
    苏泽锦家中还收藏着一本名为《施甸史探》的书。此书由施甸县文物保护管理所副研究员、所长杨升义编著,书中有一小段记载李德明墓的文字。文字说明了李德明墓的位置,墓碑上的文字内容,以及墓碑的高度、长度、宽度。
    70多年过去了,这本书中的简短记载,成为李德明传奇而短暂的一生的见证,也为英雄回乡之旅点燃希望。
    寻亲始末:大荆有个李德名
    网上发布的李德明寻找家乡亲人的消息很快引起了乐清乐公益志愿者的关注。
    “远征军为国战死,这是我们乐清人的骄傲,我们理应为李德明找到他的亲人。我们先与云南的苏老师联 系,核实消息是否属实,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开始发动大家帮忙寻亲。”乐清乐公益协会志愿者杨盼生说,就在他转发李德明烈士英魂等待回家的消息后,接到了多条热心市民提供的线索。
    原来,李姓在大荆有多处分布,寻找李德明后人的消息在大荆李姓村居中传开后,一些李姓聚居的村纷纷拿出族谱,排查是否有“李德明”这个人。最终名字和年代吻合的,只有大荆镇陈家山的“李德名”。
    “这个李德明很可能是我叔公,但他原名应该叫李德名。”大荆镇陈家山村村民李金福提供的线索令志愿者们眼前一亮。据李金福介绍,小叔公去参军时正好和李德明年纪相仿,或许是同一人。
    其实最 初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寻找李德明后人的消息时,李金福并不为然,出于都是李姓人士的考虑,他顺手转发了消息。
    陈家山村党支部书记李妙志却看得仔细:“因为我们村的李姓字辈谱为‘天开通德亨’,其中有‘德’字,如果李德明是按字辈谱取名的话,有可能是我们村的。”
    李妙志到村老协活动中心查了族谱。“按年代查,查到了一个叫李德名的,但‘明’和‘名’不一样。”李妙志根据族谱查到李德名堂哥李德芳(已去世)的儿子李亨大,询问其是否有这样一位堂叔。现年75岁的李亨大思索良久,隐约记起父亲在世时曾提过一位堂叔去当兵,但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
    李亨大找到与他同一辈分的堂哥李亨友,希望这位已经93岁的老堂哥记得的事情比他多。
    “李德名?你们找到他了!”已经迁居邻村大园村的李亨友听到这个久违的名字,两眼放光,显得很激动。
    李亨友断断续续回忆起,李德名的父亲和他爷爷是亲兄弟,他管李德名叫叔,李德名比他大五岁。
    “他年轻的时候,跟着另一个堂叔去宁波做工了。”李亨友记得,当时家族里已经有叔叔伯伯迁居宁波慈溪做木工,在李德名十七八岁的时候,便离开陈家山村,跟随伯伯家的人去宁波当木工学徒。
    “几年后,宁波那边的亲戚带口信来,说德名当兵了,跟部队去云南打日本人了,后来就没有消息了。”在李亨友印象中,这位德名堂叔长得高高大大的,很有力气,如果尚在世的话应该有98岁了。
    这便是这位93岁老人对叔叔李德名的所有记忆了。若不是云南志愿者发现了那块墓碑,李德名早已被人遗忘。
    李氏后人:愿接英魂归故里
    一个是“名”,一个是“明”,同音字的李德名有可能就是李德明吗?为谨慎起见,乐公益志愿者杨盼生联 系了云南施甸志愿者苏泽锦。苏泽锦表示那个年代从军战士改名很常见,或是故意更改,也有可能是不识字,在登记时误将名写为明。
    昨天,志愿者给陈家山村送牌匾时,大荆镇人武部部长盛华也一同前往。对于李德明跟陈家山李德名在名字上有出入,他表示,抗日战争那个年代,由于国人整体文化水平不高,同音字的应用在人名的书写上很常见,可以理解。
    那么家人为何没有去找失去联 系的李德名呢?
    李亨友说,李德名的父亲只有李德名一个儿子。在去宁波前,在老家的李德名尚未成亲,没有妻儿。
    陈家山村是大荆镇一个偏远小山村,依山而建,村里多老人留守。昨日,一位老人指着村东面一座山对乐清日报全媒体记者说,当年李德明的老房子就在山顶,如今房子早已毁坏,只剩与地齐平的墙基。
    这座小山头聚居的都是李德名的族人。不过二三十年前,山上的人陆续迁下山来,移居别处。如今山上已经空无一人,荒草早已淹没了李德名当时走出小山村的那条路。
    而在这近八十年的岁月里,跟李德明同辈分的堂兄弟都已经去世了。村民们对李德名的记忆也像这条路一样,渐渐荒芜。
    “在小时候,那房子就破败了,我们经常在那里捡石头玩。”李金福说,确认李德名就是小叔公后,他们族亲里几个年轻人曾想去山头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小叔公的一些遗物。但是据他所知,那座只剩墙基的“老房子”几乎已经看不出有人居住过的痕迹,只有几块被人撬不动的大石头在风中坚守,似乎在等待远赴他乡的主人回家。
    作为李德名后人,其堂兄弟李德芬的孙子李金福、李金富、李金顺、李选良等人均表示,既然找到了,最好是将老人的遗骸迁回乐清安葬,落叶归根。
    “虽然他是我爷爷的堂弟,我们不是他的直系亲属,但毕竟是我们家族的人,他年纪轻轻就去参军当兵,没有子嗣,而且是为了抗战而牺牲的,我们为他感到自豪,理应接他回家。”
    乐公益志愿者表示,打算七月底或八月份去一趟云南施甸,祭奠李德明,帮助英雄魂归故里。
    “英魂长存,叶落归根。”在听闻李德明(名)的事迹后,乐清市人武部政委许永楠也曾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呼吁大家寻找李德明(名)的亲人,让英魂早日回家。
    “如英烈世上已无亲人,我愿成为他的亲人,计划协调去云南接他回到乐清雁荡山烈士陵园里。”许永楠动情地说。
    乐清日报全媒体将继续追踪李德明(名)寻亲进展,期待英雄回家。
    链接
    李德明的生平推演
    根据李德明的墓碑记载与乐公益志愿者对李德明(名)的查访信息,温州当地几位历史爱好者结合抗战时期大背景,对李德明的从军生涯进行了推演。长期从事滇西抗战历史研究的苏泽锦老师也表示认同。
    李德明,1919年前后出生,18岁跟随乡人到宁波做木工,1940年末在宁波抽丁入伍,入伍后托乡人捎信回乡,到云南一带打仗。
    1941年,李德明加入国民革命军第六军通信兵营,军部直属单位,军长甘丽初。当时,该部于广西昆仑关大捷而归,士气正旺。
    1942年初,李德明所在部队编入中国远征军,其中一部作为中国远征军先头部队开抵滇缅边界。2月16日,李德明随部入缅作战。
    1942年4月28日,第6军一部与第66军主力及第200师进攻腊戍方面日军,一部固守腊戍;由日本本洲造船工厂工人组成的第56师团奔袭盟军防御空虚的后方,对腊戍发起了猛攻。当天腊戍失守,中国远征军被三面包围,第6军一部向滇南车里、佛海转移,第6军大部被迫放弃雷列姆之后,且打且退。
    1942年5月12日,退到萨尔温江东面,随后撤回国内,从景东撤退到云南的思茅、普洱一带,全军仅存6000余人。他们经历了遮天蔽日的树木藤蔓,漫山遍野的虎叫狼嚎,持续数月的雨季山洪,还有那些吸人血、食人肉的蚂蟥、蚂蚁。
    李德明幸存回国,随部开展整训,随后在腾北一带开展游击战。同时,李德**任通讯兵营上士班长,并在美国人指导下开展训练,为反攻做准备。
    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开始了全线反攻,第20集团军下辖的53军、54军强渡怒江,仰攻高黎贡山,夺取了高黎贡山各隘口,推进到腾北。
    1944年8月14日开始,李德明参加龙陵第三次战役,因伤转移至云南施甸救治,后重伤不治殉国。
    1944年11月3日收复龙陵,1945年1月20日克畹町,1945年1月27日中国远征军与驻印军攻缅北部队在芒友会师。至此滇西沦陷区域,全部收复,滇缅、中印公路胜利打通。至此,历时8个多月的滇西反攻之役以全胜告捷。
    李德明牺牲后立有墓碑一座,上载:李德明,陆军第六军通讯兵营第一连上士班长,殁于民国三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浙江省温州府乐清县大荆人氏。碑高66厘米,宽39厘米,厚8.5厘米。
乐清日报全媒体

新浪微博达人勋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7-7-13 20: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公有功人物,何况为国捐躯,理应荣归故里,豪气长激后人!饮甘水当思源,于幸福该想泉,后辈不忘前辈,快乐才是长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Archiver|手机版|乐清城市网 ( 浙ICP备10047952号-3  

GMT+8, 2017-9-24 12:54 , Processed in 0.177799 second(s), 2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